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美女的小抄
美女的小抄
信心满满的踏入教室,望着满场苦背公式,还有努力刻版书的同学们,我报以不屑而轻蔑的眼神,就差没有吐口水在他们脸上,完全忽略自己上节考试正做着完全相同的事。


  隔着走道,雯文正坐在另一边,期中考期间的她眉宇闪烁着光芒,总是格外地耀眼,充满自信的知性美让我差点忘了自己神圣的任务。


  关键时刻终于来临。


  我静下心来,稍微浏览了整张考卷。总计六题,当中三题的题型跟课本例题一模一样,两题则是出自去年与大前年的考古题。


  挖靠!


  第二题的答案居然连数字都不改一下,老师未免太懒了吧?简直是在侮辱我的智慧,当我是平常不上课,临时报佛脚的肉脚吗?


  想不到自从幼儿园之后,睽违以久的满分竟然是在大学拿到的。


  哈哈哈……哈哈……(回声)


  正当我即将完成所有题目时,突然之间,一张小纸条飘了过来,落在我旁边的地板上,纸片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公式。


  完蛋了!小抄居然掉出来了!


  应该没有人看到吧?


  我反射性地用脚踩住纸条,小心地向四周观望。


  咦?


  我没有准备小抄啊?


  当我正恍然大悟时,我的视线正好与身旁交接,只见雯文咬紧下唇,全身颤抖。只见她缓缓低着头,美丽的脸庞充满了异样的哀怨。


  不自然的动作引起注意,助教来到我们之间,以冷峻的眼神巡视着,最后,怀疑的目光慢慢停在雯文身上。


  爸爸说过:「出来跑,总是要还。」


  「助教,那是我的……小抄。」


  略带无奈的自白在哑雀无声的教室中响起,众人的视线朝我身上集中,包括高贵的冰山美人雯文不可置信的眼光。


  从行政大楼离开时,天色已暗。


  在漆黑的角落,雯文正默默站在一旁。她的美貌依旧螫人,但脸上黯然的神情却不见平常的自信,彷佛失去光彩的美丽人偶。


  雯文明亮的双眼透露着各种复杂的情绪:


  内疚、自责、羞愧与怨怼,甚至些许愤怒。


  虽然我一向是聒噪不休,半刻也静不下的个性,面对默不出声的雯文也有开不了口的感觉,尤其在如此尴尬的时刻。


  两人彷佛散步般静静地在校园游荡,彼此间没有任何一句交谈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这样尾随在雯文身后两步的位置,一起来到她的宿舍。


  完全不像女孩子的房间。


  前后左右四只大书柜,整齐排列的书籍几乎占满全部的空间,满出书架一路入侵到床边、茶几,除此之外任何可爱的摆饰都没有,要不是围绕在空气中有一股淡淡幽香,就像是小型的图书馆。


  手足无措地进入女孩子的房里,房门才刚刚关上,一直保持沉默的雯文居然立刻朝我大吼。


  「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」雯文咬着樱唇,狠狠地说道:「你心里一定在偷偷鄙视我吧?装什么优等生,其实根本就是靠作弊!」「我没这样想……」「你笑啊!快点笑我啊!」虽然姿态高傲,从来不与他人亲近,但是我的记忆中从来不曾见过雯文发怒的模样,大概除了课业,任何事情她都不屑计较,也不值得因而怨愤。


  「对不起。」望着雯文激动的失控,我心中只有这句话想说。


  「你干嘛道歉?你又没错!」


  虽然表面上还是那么倔强,激动之下平素清晰的口齿也迟钝起来,明亮的眼眶里映射出闪耀的水珠,几乎要夺眶而出,雯文似乎想要强忍住情绪上的自然反应,又不禁流露出脆弱的表情。


  「对不起。」雯文低着头,声调充满颤抖。


  音量低到几乎听不见,愤怒与倔强的表情从美丽的脸庞上骤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惹人怜悯的哀怨。我从来想不到永远高高在上的女神,竟然会在几乎陌生的男生面前露出这种表情。


  「明明背好那条公式,没想到却怎么都记不起来,我真的好不甘心。」雯文的头几乎低到胸口,纤弱的背脊与声音同时发抖。


  「然后,我发现原本用来背公式的纸条还放在口袋里,突然间……」「雯文,别再说了。」听说雯文原本在高中的成绩就非常杰出,只是在大学联考一时失常,才「沦落」到我们学校,所以她一直期望能转学。


  「那根本不是失常!」雯文彷佛豁出一切,一口气释放心中长久的压抑,不停说道:「我本来就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优秀,每次到紧要关头,从来不能够如愿,我只不过是个拼命用功的傻瓜而已。」「其实大家心里都讨厌我吧,恨不得看我出糗。」雯文喃喃自语道:「我一定很惹人嫌,那么骄傲、那么刻薄、那么……」陷入歇斯底里的雯文低着头,纤弱的背脊不断颤抖,我靠近她芬芳的娇躯,轻轻环住她的臂膀,抚触着温润的樱唇,止住了她的自怨自艾。


  「嗯,妳的确是个傻瓜。」我轻柔地说道:「在我眼中,雯文是一个既美丽又聪明的女孩。无论别人怎么想,我们只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,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,就实在太傻了。」剎那间,完美的雯文彻底崩溃,变身为美丽且惹人爱怜的雯文……尽量空出我厚实的肩膀,提供雯文发泄的空间,抽噎声混合着低沈的啜泣,我颤抖的指尖抹去她颊上一粒晶莹的泪水,没想到反而引起雯文情绪上更强烈的激动,宛如开启了泄水的闸门,决堤而出的泪水湿透我的右肩,我轻轻拥着她,拍抚着起伏的后背。


  雯文望着我,小声问道:「今天晚上,可以让……我……撒……娇吗?」美丽动人的脸庞留着两道泪痕,不再冷傲,不再高不可攀。


  我情不自禁吻去串串珍珠般的泪滴,咸咸的味道在口中徘徊,我来回亲吻着雯文脸上的泪水,一直到她鲜红的双唇。


  我知道这是趁人之危,但是,我不是个伪君子。


  我只是个普通而平凡的男人。


  果冻般滑嫩的唇瓣有点冰凉,却极为柔软可口,就在两人脸庞挪动之际,雯文翘挺的鼻子狠很撞上我的鼻梁,雯文轻轻簇眉,皱起可爱的小鼻子,我则发出一声傻笑。


  不知道为什么,雯文也笑了。


  我们开始忘情地拥吻。


  努力探索着雯文鲜嫩的口唇,柔滑细致的触感彷佛提拉米苏,香甜中带着淡淡的苦涩,她羞涩的闪躲又迎合着我的热吻,舌尖点到的所在彷佛在渐渐溶解,又好像融化的是我的舌头。


  我的唇滑过雯文的颈子,轻舔光洁的发丝,阵阵淡雅的芳香,缓缓解开雯文胸前的扣子,褪去了衬衫,米白色扑素的胸罩遮盖着浅浅的隆起,正随着雯文有点急促的呼吸而起伏。


  雯文的椒乳并不丰盈,形状略成锥状,乳蒂很小,大概像一粒相思豆,乳晕的色泽也非常浅,几近于肤色。当细巧可爱的乳峰从释放的束缚中弹出,她立即反射似转过身躯,遮掩着暴露的春光,企图避开我大胆而炽热的视线。


  可惜,我一手揽住她的纤腰,顺势把美丽的女体挽入怀中,一把握住了娇软的玉乳。一边轻轻挑最敏感的顶端,一边继续吻着她的秀眉,雯文发出细如蚊声的呼喊,小脸埋入我的怀中。


  「感觉怎么样?」


  「好奇……怪……」


  黄金比例的玉腿横过面前,白色丝质的内裤覆盖住最神秘的部位,当中已经微含诱人的水气,我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,双手不停打颤。


  「我喜欢雯文冷淡的模样,喜欢雯文充满自信的模样,也喜欢雯文生气的样子。」我情不自禁地说道:「还有雯文……发情的模样。」雯文凝视着我,含着下唇,未等我动手,居然径自分开修长的双腿。


  稀疏而柔顺的毛发平躺在微微贲起的三角丘陵,彷佛少女一般,形状优美的两片肉瓣紧紧闭合,白皙晶莹又圆润剔透的裸体彷佛水晶,正等待我叩开。


  粗鲁的指头缓缓剥开那花瓣,粉红色的秘肉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,我温柔地挖弄着温软的蜜穴,肥厚的黏膜烫的骇人,鲜美的嫩肉缠着我的手指不放,从深处慢慢渗出些许花露。
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喔喔……」闭紧双眼的雯文发出模糊的哼声,腰身也自然挺了起来。


  「舒服吗?」


  「好热……好痒……」


  「是吗?我舔一舔就不痒了。」


  雯文着急的夹紧大腿,以性感的鼻音呻吟道:「别舔,很脏……」早已经用手肘卡住雯文的膝头,固执地继续分开神秘而艳丽的花园,我调皮地笑道:「一点也不脏,看起来非常可口喔。」灵活的舌头在花房中搅拌,嘴里的味道逐渐变的浓厚,空气中也弥漫着动情的甜香。以舌尖刺激着闪着淫秽光泽的秘核,雯文修长的身躯蜷曲扭动着,彷佛受惊的小白兔。


  「喔……喔喔喔……羞死人了。」


  雯文的呻吟开始混和着女性的柔媚,浓郁的分泌也充分代表了适当的时刻来临,我坚硬的肉棒就挺在雯文面前,肉冠上溢出象征男性欲望的浓液。


  「我要进去了喔。」


  「请……温柔一点。」


  充分湿润的秘境承受着我的侵入,雯文抽搐的身躯不能掩饰心中的紧张,我尽量想要表示温柔,可是狭窄到难以前进的花径却让我不得不狠心用力。


  雯文咬着牙强忍痛楚的模样令人心痛,酸麻的快感不停从紧闭的肉壁之间涌出,几乎要让我一瞬间发射,轻抚着雯文扭曲的脸庞,坚硬的肉棍猛然贯穿了纯洁的薄膜。


  乌黑的秀发流泄全身,盖住她雪白的身躯,完美的胴体上布满水珠,床单也染了一片猩红,汗水淋漓的她在我的抽插之间呻吟、吶喊、哀鸣。


  「痛吗?」


  雯文红着眼睛,点点头,隐约可见她眼角的一丝泪光。


  我吻着她,轻柔地挪动火热坚硬的肉棒,穿过了冰冷的外壳,雯文的体内温暖而潮湿,炙热的彷佛火焰在燃烧,惊人的热度彷佛残留在我的身上,烘暖心肺的感觉让我舍不得离开雯文的身躯。


  「舒服的好像要死了。」


  「小傻瓜。」


  肉棒规律地突刺,克服了羞怯与痛楚,雯文勇敢而坚定地迎合我,无论感到如何不适,她明亮的双眼依然勇敢地张开,尝试着硬物带给她不同的刺激。


  浓热的种子大量射进雯文体内,夹在我腰间的玉腿开始痉挛。


  亲吻着雯文抽搐的绝美脸庞,侧过雯文的娇躯,斜抱着她的秀足,与火热的胴体合而一,我激烈地以另一种姿势再次占有她。


  充满知性的阿西娜女神今晚变作只属于我的维纳斯。


  【完】